苏州都市网 资讯中心房产频道生活频道汽车频道家居频道苏州商业婚庆频道苏州旅游母婴频道
首页 > 苏州旅游 > 旅游资讯 正文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字号: 2016-08-08 19:04 来源:苏州旅游局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  “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   姑苏,这个自大禹时代流传至今的名字,我觉得更贴近苏州这座城市的气质风韵,因为她就像一位穿越历史文化长廊沐风涉水、

  “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姑苏,这个自大禹时代流传至今的名字,我觉得更贴近苏州这座城市的气质风韵,因为她就像一位穿越历史文化长廊沐风涉水、披花拂柳而来的古典江南女子。

  吴侬软语,千娇百媚,柔情似水,人们常用这些词来形容这位江南女子。可事实上,我却无法找到一个更为贴切的词来描述这位女子。我认为最经典的江南女子应当出自苏州这等水光缭绕、脂粉锦绣之地,因江南女子如水,而苏州即是枕水而生的城市。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苏州是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她是带有魂骨的城市,那股魂骨千年不散,自带灵气,那灵气,像沉香点燃后逸出的香,静淡得很,可不知不觉中充盈了你的鼻息,神思、肺腑,心蓦地沉下来,像一块水晶落入了湖底,通透得很,脑中的喧嚣顿时停住了。在这里,我看的不是景,游的也不是园,这些目的都不再重要,而是一脚踏入此地,便如精魂附体般,心中犹如放置五弦琴,叮叮咚咚自弹成曲。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白日里坐在河边的青石凳上,心无旁骛,别无他事,默默望着远处船家摇橹靠近,涟漪一圈一圈荡开,目光随波澜探入记忆深处,回到了在夏日戏水打闹的懵懂童年,无畏无惧,烂漫天真。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日过中天,小河里潋滟的水光便明晃晃映得人脸亮堂起来,一扫阴霾与沉滓,一路行走,行不尽那古色古香的平江路,仿佛可以一直就这样走下去。迎面有风,柳条披拂一地,花树摇曳,枝叶翕动,光影的游移似乎也变的恍惚起来,那样不真实,仿佛是走入了午后一个沉沉的梦里,心却是恬静的。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夜里枕着小河潺潺的水声入睡,梦入古人夜宴,平江河两岸琉璃灯火,烟柳画桥,羌管箫鼓,缓凝丝竹、慢度新曲。苏州自古以来便是繁华风流之地,唐宋元明清……白居易、范仲淹、唐伯虎、冯梦龙、叶圣陶、顾颉刚、顾廷龙、洪昀、赛金花……多少风花雪月,多少风流人物,皆化作了土,转头空,忆江南,锦绣江山,到如今,只不过,“六朝碧台散作尘,剩九重门里万古冷。”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苏州多桥。杜荀鹤在诗中写道:“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故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古旧的桥梁一座连一座,将明月、云彩、岸边花树、人影分成无数个,灯笼烛光绰约,石板苍痕点点,衬着这柳树的碧,木槿的粉,丝绸的光润……似乎只有工笔画才描得出这份流丽新致。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如果说桥是苏州的脉搏,那么园林便是苏州的心脏,苏州园林的美含蓄内敛,是传统的中国古典美,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仕女,有朦胧疏离之感,假山叠嶂,轩窗拱门,亭台楼榭,楹联书画……或隐于花木繁盛之中,或隐于重重门窗之后,或隐于柳暗花明深深。歌中在唱:“一朝山水一朝臣,一片园林一片声,留园清风过,吹尽薄脂粉。……惊梦游园喜相逢,曲罢唯恐是梦中。”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苏州是适合大隐隐于市的城市,因为她的心脏有山野之意。苏州园林早已名扬天下,那春色烂漫、姹紫嫣红是关不住的,自然不会被荒废,留园、拙政园、狮子林中有无数现代柳梦梅、杜丽娘游园,着汉服儒衣,环佩结缨,人面花容相照,红簇翠鲜,真是那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才不空自付与那韶光贱呢。姑苏春晚。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有的城市适合对月把酒,浅酌几杯,而苏州则适宜红炉煮茶,小话轩窗。茶浓淡随意,意蕴已足,只逢知己二三便成一景。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在小客栈的阁楼里饮茶,竹帘外风云变色,天色渐暗,夜雨欲来之势,凄凄晚风传递来雨丝润湿草木的气息,令人一扫心中焦躁之气,杯中茶仿佛带了一点清寂之味,听雨点敲打窗扉,室内幽暗,在外面世事如风雨潇潇之际能安坐于此与友人相坐无言,静静饮茶,心中忽生欣慰欢喜。满城风絮姑苏雨,点滴声里话平生。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苏州有种恍如隔世的气质,我仿佛忘了自己来自哪里,来做什么,但这都已经不重要,在这我俨然成为身着旗袍,悠然走过小巷里弄、小桥流水的江南女子,我仿佛前世来过,或者前世我就在这儿,也许曾着霓裳环云佩撑一把纸伞打这经过。姑苏行,梦江南,一枕梨花雪,冷香入梦来。不知有多少人在此举头痴望过那轮照遍姑苏的明月,从古至今,从来到去。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拍照、闲逛、看书、画画、发呆,每一个动作都可以定格在悠长的慢镜头里,黄昏里,你看着光线一点一点从那柳树缝隙间、那细碎的声响中暗下去,那一重又一重古桥隐匿了斑驳的疤痕,路边的茶馆点心铺手工作坊们笼罩了一层温情脉脉的光晕,斜斜几柄明黄色的店旗安静地在微风中摇曳起落,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可一点也不觉得着急,因为赚到了喧嚣都市难得的奢侈。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隔了多少旧梦依稀,天光云影,小桥、曲巷,流水,古井,长廊,老屋仍然掩不住昔日荣光,茶坊、香行、手工作坊、古玩铺,饰品店、一爿衣店、伏羲琴馆、明堂旅社、鱼米纪、洪登记、“吴苑深处”评弹茶馆等一带店面商铺傍水而开,风雅与世俗交融,丰富了这悲欣交集的市井生活,你既可以聆听到悠久的历史回声,也可以感受到新鲜与复古,传统与现代,沧桑与年轻,在这里,你会期待一场暮色中的小雨,期待一缕唐风宋韵的琴音,期待一次灵魂深处的相遇。

 

苏州,一座适合做梦的城市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初见应当是世间最美好的事,彼时月明风清、花好月圆,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喜欢这个词,我喜欢这里,喜欢我与苏州的初相见。 

责任编辑:曹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