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都市网 资讯中心房产频道生活频道汽车频道家居频道苏州商业婚庆频道苏州旅游母婴频道
首页 > 资讯中心 > 教育资讯 正文

没有人能够定义和剥夺孩子们的明天

字号: 2017-12-29 16:04 来源:名城苏州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 从时间来推算,如今的青少年抑郁多发期——那些正经历“成长的烦恼”的孩子,应该都是在本世纪出生的00后,在固有思维中,这代人的形象标签是优越、自我、多

 

从时间来推算,如今的青少年抑郁多发期——那些正经历“成长的烦恼”的孩子,应该都是在本世纪出生的00后,在固有思维中,这代人的形象标签是优越、自我、多才多艺……殊不知,当我们成年人都在感叹社会变革的迅速和剧烈时,这些孩子同样也承受着因此带来的各种压力。或者当他们已经在苦苦支撑,摇摇欲坠之时,因为种种误解和迟疑,却不见得能够得到一双伸过来的大手……

不仅是学习压力

被忽视的抑郁因素

小陈今年十七岁,是苏州一所不错的学校的高二学生。因为临近高考,学校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同学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事实上,在这样的竞争中,小陈的成绩从没有落伍,只是她觉得自己过得太累、太辛苦了。但累着累着,她开始很沮丧,很多时候,是没有来由的沮丧、情绪低落。

最后,小陈开始发展成茫然的学习,茫然的生活。当家长带着她寻求心理帮助时,她已经在家呆了整整七天,没有上学,也没有去任何地方。她的母亲照顾着她,一边自责,一边把女儿如今的状况归结于学习压力太大。

从一个普通的旁观者来看,小陈的遭遇或者是最典型的青少年抑郁,但在专家看来,青少年抑郁的发生,并不是那么简单。

苏州市广济医院心理研究员权昕表示,青少年抑郁的发生,主要受遗传因素,家庭因素,社会关系,应激生活事件影响,而很多时候,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局。

在对小陈的心理疏导中,医生发现就在最近,她一位最尊敬的长辈过世,这让她感到灰心,觉得“活着挺没意义的”。

这看似是“蝴蝶效应”,但实际上有着深层次的联系。因为个体的心智和性格还在养成之中,对于外界施加的这些压力,很多青少年是没有办法实现自我消解的。

比如,很多夫妻当着孩子的面吵架,并提及孩子,久而久之,孩子会形成“父母是因为我关系糟糕”的认识;或者,家长望子成龙,对孩子的各方面表现非常严格,孩子如果经常达不到标准,也为产生“自己没用”的情绪,这些都是可能导致青少年抑郁的诱因。

所以,当我们关注于青少年抑郁症发病人数,就治人数,康复人数这些直观的数据时,太多太多看似无关的数据和现象往往会被我们屏蔽或忽略。

数据统计,2016年苏州办理离婚登记的家庭比2015年增加1120对,离婚率37.4%,离婚数和离婚率均创新高。而在这些家庭濒临破裂的那些日子了,相信都有一个孩子,为了家庭、自己的将来担惊受怕。

还有,如今网络社交媒体平台的广泛使用导致青少年沉迷于手机上网。同时,青少年越关注这些社交媒体,就越有可能被自我客观化,沉溺于自己和别人比较,从而忽略自己的价值。

根据一项媒体调查的数据显示,因为沉迷于手机上网,有超过30%的14—16岁青年曾对自己的社交沟通表示担忧,因为“自己远没有手机里那些内容有趣”。而这些问题显著地降低了青少年的自我价值感。

抑郁不是叛逆

让人惋惜的忽视

数据统计,我国青少年抑郁症的就诊数量呈逐年上升的趋势。2015年青少年抑郁就诊数量比2014年增长了52%,2016年更是比2015年增长89%,抑郁青少年化,确实已经成了一项让人叹息的趋势。

对于孩子的痛苦,家长们责无旁贷。但是在病症面前,家长们往往也会发出这样的无奈:“我为什么没有早发现?”

“为了随大流,我只能每天开着玩笑,让自己变得轻浮起来就不会想这些事情了。”这是今年15岁的小李,在日记里的一段话。今年12月,他因为“性情抑郁”,开始到专业机构进行定期心理疏导。

小李本性是个内向的孩子,平时话不太多,因为比较听话,父母管得也不多。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渐渐觉得自己在班级里被边缘化,这让他觉得自己很无趣。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小李开始在班级里、家中开各种不合时宜的玩笑,受到批评后,他变本加厉,开始骂人。对此,小李的父母觉得这是孩子进入了“叛逆期”。“本来以为小男孩都有这个过程。”这是他父亲在孩子接受心理疏导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但是,当小李发现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达到想要的结果时,他开始极度否定自己,对学习、生活毫无兴趣。而当小李每天吃完晚饭就到自己房间把门锁起来时,他的父母觉得,是孩子懂事了,要学习了。

幸运的是,小李还没有被这种绝望吞噬,在一次吃晚饭的时候,他朝自己的父母吼着:“我快郁闷死了,你们到底知不知道?”父母这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

这个案例可能有些极端,但相似性质的状况普遍存在。苏州市广济医院心理研究员权昕表示,在很多时候,家长会把孩子的抑郁症状,和青春期叛逆等同起来,错过了治疗时机。

事实上,青少年抑郁和叛逆的外在表现有着极大的不同。青少年叛逆期的表现主要是不沟通,易怒等,而青少年抑郁,则有更加丰富的表现形态,如性格极度内向,不爱交际、交流,孤僻、多疑、常常注意事物消极面或遭受意外挫折的人,容易陷入抑郁状态等。只有某些急性抑郁发作的青少年,才会呈现出和叛逆期类似的倔强、违拗,乃至被动攻击的特征。

但这样的差别,家长往往缺少观察或者不了解其中区别,一旦自己孩子出现这样的前期征兆时,他们也会以“叛逆期”一言蔽之,忽略过去。

承认感受比说教重要

孩子需要的是支持和理解

与成年人抑郁相比,青少年抑郁其实更需要细致和悉心的治疗,才能让他们走出阴霾。成年人具有主动寻求帮助的能力,而青少年则只能依靠他人,请他们辨识问题、获取帮助。另外,药物是治疗抑郁的重要手段,但是越来越多的分析研究现实,如今的抗抑郁药中,极少部分能对青少年抑郁产生效果。

目前苏州各中小学都设立有心理门诊,对孩子因为学习等问题造成的情绪低落进行疏导。苏州市广济医院还特别开设儿少心理科,包括门诊、住院病房、儿童康复部三个部分,服务对象为年龄≤18岁的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此外,医院还针对儿童青少年常见心理问题,开设了学习困难门诊、发育障碍门诊、情绪障碍门诊等。

但是心理研究员权昕表示,家庭仍然是孩子走出抑郁控制的最重要场所。所以,那些因为孩子遭受痛苦而自责的家长们,不妨自己先从灰暗中走出来,用阳光的心态感化那些郁郁寡欢的孩子们。

她告诉记者,在孩子的这个阶段,大多数家长仍习惯性的对孩子进行说教,或者以自我为中心的安慰,但实际上,这样的劝解几乎没有作用。

所以一旦发现孩子有抑郁的先兆,家长首先要做的,是承认他们的感受。即便孩子的感受和关注并不见得合理,家长也不用马上让他们从里面走出来。因为患有抑郁的青少年会更加敏感,好心的解释“情况并不糟糕”,可能会让孩子觉得家长不是认真的对待他们的感受,而是在敷衍。这时只需要简单的承认他们现在感受到的痛苦和悲伤,孩子就会感觉到有人在理解和支持他们。而这一点也是让孩子走出抑郁的第一步。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有些人群较容易被抑郁困扰,他们的性格被称为抑郁性人格。但即便是在青少年抑郁越来越多的今年,专业机构仍然坚持在18岁后,才对个人进行性格上的医学鉴定。也就是说,不管每个孩子的今天如何,还没有人能够定义或者剥夺他们的明天。(看壹周记者 杨斌)

责任编辑:苏樱